960-90.gif

高清下载吧!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同城约炮 妹子陪睡
             台湾uu裸聊直播
              爱爱学院 免费18禁手游
              末世王者 免费18禁手游

查看: 1144|回复: 0

[激情都市] 情锁杀手诱色无常

[复制链接]

927

主题

927

帖子

2831

积分

等待验证会员

积分
2831
发表于 2018-8-28 03:28: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涯……"
柔媚不似男子地熟悉嗓音突然在天涯的耳边升起,近乎本能地,天涯的身子反射性地往后躲去,却赫然落到了一个柔软而熟悉的怀抱中,扬起头,上方是燕红迭隐含担忧却又似乎带着一丝异样的绝美容颜。
这样的天涯……好可爱……
和平素那个温吞如水卑微得让自己心疼的天涯比起来,此时的天涯真的好可爱……
"主、主人……"
感觉到夹杂着甜香得热气轻轻的吐在自己的耳畔,饶是正处于惊慌当中,向来害羞的天涯还是忍不住涨红了脸,燕红迭虽然经常毫无预兆将自己压在身下,但像这种暧昧而安静的姿势却很少出现,而且……尽管天涯心甘情愿地被这个少年压在身下,但是……这么软弱的姿势……
"涯好可爱……"
随着燕红迭低低柔柔地含笑声音,一只手已经不安分地搂在了天涯性感瘦削的腰身上,并缓缓地移向下方的小腹……只是,燕红迭没有想到的是,向来在这种事情上顺着自己从着自己无论身体多累都迎合着自己的天涯竟然勐地抓主主燕红迭的手腕,从刚才的惊恐中稍微平静下来的双眸满是复杂之色。
不过,眼看着燕红迭目光一冷,察觉到自己失态的天涯立刻慌乱地从燕红迭的怀里爬起,颤抖着身子跪伏在地,同时微弱而坚定却又暗含羞涩不安得声音从天涯凌乱的黑发下低低地响起。
"主人……您想怎么玩天涯都可以,不过……请您先把天涯绑上行吗……求您……主人……先把天涯绑上……"
"……你是叫主人伺候你吗……"
完全不明白天涯为什么会这样,欲火上升的燕红迭显然脾气不受控制。
"不、不是的……"
听到燕红迭妖冶却又冰冷的迷人嗓音,天涯勐地一震,慌乱地从地上爬起,从柜子里翻出一副合金手铐将自己的双手死死地拷在身后,然后不敢让燕红迭多等,便重新跪伏到燕红迭的面前,又掉转过身子,将自己性感的臀部在燕红迭的眼前高高抬起,用拷在背后的双手用力地抓紧自己的臀瓣向两边狠狠掰去,直到一丝疼痛之后,感觉到熟悉的粘稠液体顺着自己的股沟缓缓下流为止。
"你搞什么啊?!"
惊愕地望着眼前惨不忍睹的红涨小穴和正缓缓下流的鲜红液体,燕红迭一时不禁怒极,他明知道自己讨厌血的不是吗?!
一脚将毫不反抗的天涯踢倒在地,燕红迭转身离开房间,毫不理会身后近乎绝望的哀求声……
"该死的!你给我差不多一点!你看看你像什么样子!你可是杀手耶!你……你……"
"出去。"
"天涯!!!"
混蛋!这个家伙!!!
向来火暴异常的高大男子几乎是费尽全身力气才使得自己的拳头没有狠狠地朝眼前的可恶男人身上落下去,冷静!冷静!自己一定要冷静!该死的……要自己怎么冷静!!!望着整个人都虚软得不成人形的天涯,燕青云真怕自己在盛怒之下会将眼前这个无视自己存在却又轻而易举操纵着自己全部心神的可恶男子易拳打死。
自己怎么能告诉他!自己只所以把他关在地下室,自己的弟弟之所以没有来看他,是因为红迭他已经被绑架了,而且……绑架红迭的人就是"滴血"的现任主人──一个自称为惊离的人,看到那些惊离传过来的电子邮件里的图片,大哥现在正处于濒临修罗的恐怖状态,要是被他看到天涯,燕青云相当怀疑这个样子的天涯会不会在一瞬间便成为尸体!
冷眼望着摔门而出的暴怒身影,天涯仿佛一个没有灵魂地玩偶般僵硬地转过头来,多久了……一天……还是两天……又或是更久……不知道,自己只知道那个人毫不犹豫消失再自己眼前的模煳身影越来越远,无论自己怎么哭喊哀求……那个人都不曾回头……无论自己怎么的哀求……
以前……无论他怎样发火,无论怎样任性,都不曾让过别人来碰自己的身体的!而这次……
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得憔悴面孔再也无法维持在燕青云面前的冷漠空洞,大颗大颗的泪水顺着天涯愈加瘦削的俊美脸庞缓缓地落下,软弱……好象自从自己遇见那个少年,自己才知道软弱的滋味,才知道原来软弱的滋味是这么的苦涩这么的不甘心却又这么的绝望而无力,原来被人抛弃的滋味如此让人心痛,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少年在自己的面前冷冷离去,自己什么都做不了……自己能够做的,自己已经全部都做了啊!即使自己像狗一样跪在他面前哭着哀求他……他也不曾回头啊……
好冷……
全身都冷得发颤……
冷得自己好像逃进一个漆黑得洞穴里,蜷缩着身子无力地舔着自己心底的伤口……
好残忍,他为什么不杀了自己,为什么不让杀了自己呢,对于杀手来说,死亡是一种再温柔不过的事啊……没有痛苦……没有绝望……
自己好后悔,自己为什么把自己的一切把自己的心乃至灵魂都亲手交给了那个少年,为什么不给自己留一丝选择的余地,为什么不给自己留一丝可以逃避的空间。
离开……
自己可以离开他去过新的生活吗……
自己连灵魂都送给了那个少年啊……
一个人……失去了灵魂……
还可以活下去吗……
还可以吗……
……
也许,自己可以试一试……
……
天涯!!!
望着走廊里一连串七扭八歪倒在地上的黑衣保镖,终于在外面发泄完怒火的燕青云不禁惊呆了许久,他……走了……
自己竟然忘了……他是天涯,传说中的天涯,无家无根无欲无泪的杀手天涯……
传说中的……
也许,自己真的忘了吧……
在这个世界上,能关住他的人只有自己的弟弟……
"天……天涯……"
虽然早预料到天涯很快就会来找自己,但惊离却万万想不到眼前这个狼狈到极点的无力男子就是自己所熟悉的天涯。
凌乱不堪的半长湿发,沾满泥水的黑色风衣,惨白得没有任何血色的俊美容颜,仿佛失去灵魂般空洞无神的陌生双眸……惊离从来没有想过天涯会这样狼狈这样脆弱的模样站在自己的面前,简直就像一只被主人丢弃的流浪犬,不知道该去哪里,也不知道哪里是自己的归属。
"离……我已经知道了……是你做的吧……"
嘶哑发涩却没有任何凄苦的平静声音令惊离愣了愣,反应过来之后,脸色一变的惊离立刻气急败坏地将无力地靠在门框上的天涯一把抓进屋里按到椅子上,随即令大厅上的众人退下,并命人准备热茶和干爽的衣物。
"放了他吧……我……"
"你给我闭嘴!!!"
暴怒地打断天涯无力地话语,惊离几乎处于暴走的边缘,这个家伙……这个家伙简直疯了!!!
"……算我求你……"
"天涯!"
瞪着双眼无神却异常坚定的天涯好一会儿,惊离才压下自己即将爆发的怒火。
"好……我倒要看看你为他付出那么多,他到底能为你付出什么!"
"离……"
"天涯……你真的不想知道你在他心目中到底处于什么样的地位吗……真的不想知道吗……涯……至少你要知道你爱的那个人值不值得你爱……你难道不想知道他可以为你付出多少吗……涯……我们来做个游戏……如果他真的可以为你付出……从今以后……我不再管你们的事……怎么样……"
静静地望着下意识地皱起眉的天涯,惊离知道,对于天涯这样一个根本未经历多少情感的男子来说,自己的提议他根本无法抗拒,没有哪个人能拒绝这样的提议的……惊离相信,天涯也不例外……
他……很想知道在那个少年心中……
他到底是怎样的地位吧……
很想吧……
真是……
异常美丽的生物呢……
美丽得……让人不自觉地想要将他死死抓在手里……
……
男子修长白皙的手指顺着少年苍白冰冷的柔软脸庞柔柔地滑过,轻轻地落到少年微微起伏的柔弱胸口,仿若无意地刮过那雪玉般柔润的肌肤上刺眼至极的累累伤痕……凝望着眼前因疼痛而下意识微微皱起秀眉的好看容颜,桓低低地笑出声来,明明如同绅士般温和优雅的的笑容莫名地泛出一丝让人难以察觉的残酷,真想不到这个娇生惯养曾经只会哭泣的小少爷居然为了那个宠物真的不顾一切地到"滴血"来要人……呵呵……真是期待接下来的戏码啊……
不知道那个向来宠爱弟弟的大哥什么时候能过来呢……
燕紫天……
我……永远都忘不了你带给我的一切……
永远……
……
缓缓地站起身来,桓脸上的笑意更浓,不过,桓十分清楚,自己已经到了该离开这里的时候了,一旦被"滴血"的人发觉有外人潜入,也是一件十分麻烦的事情当然,离开之前,要做些什么才可以……
果然,桓刚刚离开这间屋子几分锺,几名面无表情的彪壮大汉便推门而入,同时后进来的两名大汉拖着一名浑身是血只能勉强看出面容的昏迷男子,此时,远在另一间屋子,只见墙壁上的大型显示屏轻闪一下,便清楚地出现这里的全部情形,显示屏前面,自然是观看到燕红迭身上的伤痕之后脸色有些微变的天涯和面不改色的惊离。
虽然只有画面没有声音,而惊离也未做任何解释,但凭天涯的智商还是轻松地想到被两名男子拖进去的人是自己的替身,只是,天涯不明白惊离到底想做什么而已,不过,天涯没有想到的是,没有声音并不是惊离做的,而是离开不久的桓在监视器上做了些手脚,实际上连惊离也颇为困惑声音怎么会突然出问题。
由于听不到声音,也不明白为什么惊离到底要做什么,天涯只能耐下性子看着显示屏里的一切,见几名大汉将昏迷的燕红迭叫醒的时候并没有用冰水或太过粗鲁,天涯终于开始有些放心。
看着苏醒过来的燕红迭只是淡淡地看了浑身是血的"自己"一眼,便挣扎着站起身来,习惯性地扯出一丝任性而高傲的耀眼笑容,笔直地迎着眼前的几个人,然后开口说了些什么……
虽然不清楚之间的对话到底如何,但随着燕红迭缓缓退去全身的衣物,爬上早已准备好的高度恰好到达几名男子腰下位置的小圆桌上,缓缓跪伏下身子,将雪臀高高翘起,天涯赫然明白惊离到底在用什么方式来做这个游戏。
眼看着脸色大变的天涯本能地起身,深知即使虚弱得不成样子的天涯也绝非几个属下能够拦下来的惊离瞬间离开座位拦到了天涯的面前,见天涯的目光由悔恨转为绝对冰冷,惊离知道,自己的做法彻底激怒了天涯,但是……他决不能允许……决不能允许那个站在铁血世界顶峰的男子……曾经与自己将黑暗世界踩在脚下的冷酷搭档……成为一个少年的……奴隶!甚至……应该说一个比奴隶还下贱淫荡百倍的一条只会讨好主人的狗!他决不允许!
"嗯……"
眼看着天涯抬手抓向自己的左肩试图将自己推到一旁,早有准备的惊离本能地微微侧了一下身子,然后一把扣向天涯的右腕,只是,自以为只要扣住天涯经脉就好的惊离却没有想到天涯的手突然微微一偏,竟然反手抓住自己的手腕,就在惊离脸色大变时,只见天涯眼神愈冷,手下用力,毫不留情地将惊离的手足足扭了360度,进而一脚踹在惊离的小腹,令脸色惨白的惊离转眼跪伏在地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天涯从自己面前离开……惊离不确定刚才天涯是否是大意,向来动手冷血无情的天涯竟然没有踢中自己的肝脏部位……
艰涩地抬起头,更令惊离讶然不解的是,显示屏上,并没有出现预料到的场面,向来以服从命令为第一原则的几个属下竟然脸色异样地望着一丝不挂的燕红迭,似乎碰到什么为难的样子,而目光为难中又带着一丝不解与惊异……
门,被轰然推开。
屋子里的几人刚刚看清来人模样便被狠狠地推到一旁。
跌撞闯入的天涯望着依旧保持着那样羞耻姿态的柔弱少年,脑海霎时一片空白,怎么会……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天涯很想告诉自己,是自己看错了……可是……可是……
眼前少年雪白如玉的双股之间,那原本该是未经触碰的私秘之处,分明是幼年时被粗暴交合的痕迹,虽然浅淡,但那分明是撕裂的肌肉被缝合后的痕迹,在屏幕上虽然看的不慎清晰,但到了近前,任谁都会明白几个一直被训练什么叫服从的几个高大男子为什么会露出那种迟疑的神色。
以前……自己以前明明也服侍过他沐浴更衣的……
自己怎么会没注意到……
不对!
下意识地回想起自己服侍他沐浴更衣的情形,天涯勐然明了,他……一直都不露痕迹地……不露痕迹地隐藏着他最惨痛的痕迹啊……
而为了自己,他宁愿再次重温那次幼年的噩梦。
难怪……难怪燕家的人都那么宠他,那明明已经超越了正常的宠爱……难怪不管他要什么家里都会为他找到……难怪无论他做什么都没有人怪他……
"主……主人……"
"滚!不要碰他!"
一件银灰色的外套如云般罩在全身都在瑟瑟发抖却不是因为愤怒恐惧而是因为绝望而本能颤抖的赤裸少年身上,浑身都散发浓重杀气的燕紫天用力地将包裹在自己外套里的柔弱弟弟死死地搂在怀里,从门外追进来的数名杀手怔怔地望着满身是血刚刚从外面硬闯进来的疯狂男子此时静静地站在那里,仿佛搂着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一般搂着自己的弟弟,眼中……赫然浮动着薄薄水光。
该死!该死……本来以为要等几天才会发生意外,但没有想到现在就……是自己的错!自己怎么会苯到把自己的弟弟交给别人来保护,自己怎么会这么蠢……自己究竟要犯多少次相同的错误……自己究竟还要伤害这个弟弟多少次……
自己……怎么会把弟弟交给别人……
盛怒之下自责之余的燕紫天根本连一眼都不看无力地跪了下来,颤抖着青紫色的嘴唇似乎想说什么,却又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的绝望男子,便抱着全身都蜷缩在自己怀里一言不发却不断发抖的燕红迭,毫不犹豫地离开屋子,只剩下一群望着跪在地上的天涯不知该不该拦住明显和自己前任首领有异常瓜葛的神秘男人的茫然杀手。
"大哥……"
"……"
"别哭……我没怪过大哥……真的……从来都没有……"
低头凝望着勉强露出一抹苍白微笑,却拼命抓着自己的衣服涩涩出声的颤抖少年,燕紫天无意识地将手臂用力收紧,某种东西……仿佛在心底静静的融化。
"我知道的,大哥……我知道天涯他迟早有一天会走……我知道的……大哥,我知道天涯之所以会留下是因为大哥,我知道都是大哥做的……我知道的……"
"小迭?!"
没有人会相信,一直以冷静孤傲示人的燕紫天会因自己弟弟杂乱无章的几句话而露出如此慌乱无措的神色,小迭知道了?不可能……自己已经很小心了……小迭怎么会知道……
"呵呵……"
低软地笑了笑,原本天生妩媚不似男子的绝美容颜赫然浮现出一丝与外貌不符的成熟微笑。
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自己前一天指着大哥电脑里的天涯图片说自己想要他,第二天天涯就来刺杀自己继而成为自己的性奴……这根本不是巧合可以解释得通的吧,只是自己知道大哥因为愧疚所以拼命地想补偿自己,所以自己也就装做一切都理所当然的接受下去……
"小迭,告诉大哥……你……是不是真的爱上他了……"
慌乱过后,平静下来的燕紫天柔声问道,眼底深处闪过一丝淡淡的坚定,只要弟弟喜欢,把那个天涯一辈子锁在弟弟身边也何妨,自己可以让他一夜之间成为弟弟的性奴,也可以让他一辈子都逃不了,无论……要付出怎样的代价或过程有多么的艰难。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不想他死,不想让他死……可我不想要他,因为心会好疼……大哥……心好疼的……原来爱上一个人之后心会好疼的……我不要他……我不爱他……我不想看到他……心……真的好疼……"
"小迭……"
是大哥做错了吗……
是大哥不该把那个人送到你身边吗……
是这样吗……
"月下"酒吧。
是燕家附近唯一的GAY吧。
也是燕青云唯一会去的GAY吧。
也许说起来好笑,连燕青云自己都觉得荒谬,来过这里这么多次,自己居然从来没有和来搭讪的任何男人过夜,自己只是和这些人喝酒,直到天亮……
懒洋洋地靠站在幽暗的吧台上,身着暗蓝色GiorgioAmani闲适外套的燕青云冷冷地扫视着昏黄的灯光下各式各样为求一夜放纵的模煳男人,将一杯混合着少许冰块的伏特加一口全部灌进嘴里,全然不在乎从唇角渗出的冰凉液体眨眼间消失在上身价格不菲的外套上,看得年轻的调酒师不禁无奈地皱眉,vodka在洋酒里度数相当高的了,没见过有人敢这么喝的。
不知什么时候进到酒吧里的俊美男子扫了一眼酒吧里的众多人影,径直向吧台前的燕青云方向走去,身上所散发出来"生人勿近"的冰冷气息足以无声地警告所有对自己眼睛发亮的众多客人。
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的燕青云缓缓地抬起头,只瞥了一眼已经站到自己面前的冷漠男子,右手的拳头便在理智之前冲了过去……轻松地抓住明显已有些许醉意的燕青云没有多大力气的拳头,天涯冷冷地将双眼泛红大口喘息的燕青云按到了吧台旁的大理石柱子上,同时用另一手抓起吧台上一杯刚刚调制好的加冰鸡尾酒毫不犹豫地淋在了燕青云的脸上,然后,一把撕开自己的领子,露出曾烙下少年无数青紫印子的天生苍白的优美玉颈,只不过,天涯本该没有任何痕迹的颈部,此时,在灯光下却清楚万分地显出如同文身一般的一圈乌色的印记,就像一条有三指宽紧紧贴在天涯肌肤上的乌色薄制项圈,若细看,则会发现这乌色的印记分明是以无数细小的奇异图腾所组成的极其复杂的咒文之环。
瞪着眼前熟悉异常的乌色印记,燕青云的霎时清醒过来。
"这是什么,你知道吧……"
"知道不知道都已经不重要了……那东西不久之后就会消失……反正……反正……反正也无所谓了……"
用力地挣脱住天涯的手,燕青云冷冷地回视着与自己以往所见到的天涯截然不同全身都散发着骇人寒气的冰冷男子,不禁发出一声涩涩的冷笑,反正他也离开自己弟弟了……一切都无所谓了……
也好,至少,小迭他不会看到此时的天涯……
不会看到真正的天涯……
不会再伤一次……
……
"说,这到底是什么。"
呵……
看来真的想知道呢……
见吧台里的年轻调酒师下意识地想找人回来,燕青云在天涯出手之前轻声制止了他的动作,然后转身凝望着等待答案的陌生男子,这个拥有着男女皆妒的俊美容颜整个人都散发神秘的高贵感的修长男子,那如同海冬青般冰冷锐利似乎可以看穿一切的深邃眼神,那最初将自己的心神全部吸引进去的……就是眼前这个就算是大哥在他面前也无法全身而退的杀手天涯吧……
真荒谬……
为了他,几乎和大哥闹翻的自己居然能像置身事外地望着这个人……
"还记得你第一次见到小迭的原因吗,那个刺杀燕家三少的任务,雇主……就是大哥和我,因为小迭在大哥的电脑里看到你的图片,他说他要你,所以就有了后来的一切……你记得吧,在小迭的房间里,那种‘酥骨香的味道……我不知道你那时还剩多少理智,不过,你应该能察觉到混杂在‘酥骨香里的……"
"藏香?!"
脸色一变,天涯的手不自觉地颤了一下。
"……你果然注意到了呢……不过那就是‘藏香,而是‘象藏香,‘象藏香在藏语里是‘出现在雪山之巅的意思,真品是很珍贵的。那个时候,大哥找到一个叫‘撒莫的藏人,那个藏人懂得一种神秘的巫术‘御神咒,可以让一个人完全服从另一个人,而催化物就是‘象藏香……不用摆出那种表情,这种‘御神咒只可以维持一年的,一年之内不会显现出来咒文,咒文显现出来也就意味着咒术的完结,放心,很快的,那东西就会消失的……"
冷冷地望着本能地向后退了一步脸色惨白到极点的天涯,燕紫云勉强不让自己的声音中带出歉意,即使一切都是为了小迭,即使……自己从来都不后悔为了自己的弟弟做这件事,但燕青云对天涯依旧一直无法完全释怀。
"好了,你知道了,想报复的话尽管来,我燕家也未必会怕你的‘滴血!"
见天涯整个人都如同被掏空了一切般无力地靠在吧台上,燕青云本想让自己的声音柔和些,却不自然地说出违心的话。
而天涯没有任何反应,只是无力地睁大双眼凝视着模煳的地面,似乎某种令人不懂的东西刺得眼睛隐隐发痛……痛得要流出血来……
御神咒……
自己和他的关系不过就是"御神咒"的关系吗……
自己和他一年来发生的一切只不过一个藏人的一个小小的咒术吗……
怎么会……
难怪燕紫天总是防备着自己,无论何时都找人跟着自己,他……是知道最清楚的吧……
难怪……
这个印记显现出来的时候自己的心痛到了极点……
自己在难以形容的剧痛中挣扎了一天一夜……
却有种莫名的轻松感……
似乎某种念头开始清晰,又不清楚到底是什么……
就在燕青云刚欲离开的时候,天涯轻轻地一句话令燕青云几近失控。
"主……我是说……我是说你弟弟……现在……"
"混蛋!天涯!我警告你!想报复尽管来我和大哥,你敢碰小迭我一定杀了你!我一定会!"
尚未完全冷静下来的天涯基于本能,还是一个闪身避开扑上来的燕紫云,略带茫然将几乎陷入狂乱的燕青云用力地按到了地上,若不是天涯收手收得快,一枚手指般大小的薄刃此时已经从燕青云左侧第三根肋骨上方没入他的心脏。
"我只想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他为什么……为什么会……"
"为什么……你真的想知道为什么吗!"
拼命地转过头,燕青云的眼睛几近赤红。
"我告诉你,大哥为什么被称为商场上的股神,那是因为大哥天生就有超强的第六感,那小迭小的时候,有一次父母出去办事,让大哥和我照顾小迭,可那时大哥认为只要小迭有什么事,他自然可以感应得到,所以就把小迭扔给保姆照顾,和我到外面去玩,等到回来的时候……等到回来的时候……小迭他已经……虽然半年之后我和大哥就把那几个男人找到杀掉,但原来的小迭已经回不来了……原来那么温柔的大哥……也变成现在这样……听着,你要找我和大哥怎么办都可以!不准去碰小迭!听到没有不准碰小迭!不准去碰小迭!"
"我要见他!"
什、什么?!
"我说我要见他!"
"别发疯了!"
勐然从天涯放松的束缚下挣脱出来的燕青云不敢置信地瞪着冷静下来的天涯,虽然已经感觉天涯似乎并不想对自己的弟弟怎样,但现在要去见小迭!要知道!现在就算是自己要见小迭都要得到大哥的批准!他想见小迭……大哥会杀了他的,而且会用最残酷的方法杀了他!
"我要见他!"
"不可能!你别妄想了!"
"我要见他,我要现在怎么样!无论怎样我都要见他!"
"你……"
惊得后退了数步,燕青云错愕地瞪视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天涯,几近呆滞,整个酒吧如同死了一般静得出奇,所有人的目光都凝固在这个跪在燕家二少面前的神秘俊美男子身上。
怎么可能……
一直以来对除了小迭之外的人从不理睬、连话都懒得和自己多说一句的天涯……居然……
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跪在自己的面前……
他……
"起来啊!不可能就是不可能!你跪我也没用!"
等回过神来,从未感觉到被人下跪是如此窘状的燕青云手忙脚乱拽着纹丝不动的天涯,又惊又怒还有莫名的难堪,他想干什么,他是故意让自己难堪的吗?!
"起来啊!"
"……"
"听到没有!你跪也没用!"
"……"
"我没小迭那么有魅力!你不闲丢脸我还闲丢脸呢!"
"……"
"有本事去跪我大哥啊!"
"……"
"你……你到底想怎么样啊?!"
"我要见他!"
"我说了不可能!"
"……"
"你……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同城约炮 妹子陪睡
             台湾uu裸聊直播
              爱爱学院 免费18禁手游
              末世王者 免费18禁手游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DMCA|高清下载吧!

GMT+8, 2021-4-21 07:12 , Processed in 0.080021 second(s), 6 queries , Gzip On,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